您好,欢迎访问《特别报导》美国领养家庭利用网路弃养海外认养的孩子_0!
更多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 >

《特别报导》美国领养家庭利用网路弃养海外认养的孩子_0

编辑:本站发布时间:2019-09-07 11:33:29 点击:144

重温稿-《特别报导》美国领养家庭利用网路弃养海外认养的孩子 / 6 years ago重温稿-《特别报导》美国领养家庭利用网路弃养海外认养的孩子5 分钟阅读(本文发布于9月10日,内文无任何调整) 记者 Megan Twohey 路透美国威斯康辛州基尔市9月9日 - 普夏拉夫妇(Todd Puchalla and Melissa Puchalla)从利比里亚(赖比瑞亚)领养了琪塔(Quita),但过去两年多他们遇到诸多难题,最终决定放弃16岁的琪塔。他们在网路上贴出广告,不到两天就找到新家庭愿意收留她。 住在伊利诺州三十多岁的伊森夫妇(Nicole Eason and Calvin Eason)很快就写了电子邮件过来,并在信中向普夏拉夫妇保证她能应付琪塔。“我的朋友都说我与孩子相处得不错。” 几个星期之后,在2008年10月4日,普夏拉夫妇开车到伊利诺州维斯维尔镇,在伊森夫妇住家所在的Country Aire移动住房园区,他们把琪塔交给伊森夫妇。 没有律师也没有儿童福利监护官员在场。普夏拉夫妇只是签署了一张经过公证的声明文件,表示这两位在网路上认识的人将成为琪塔的监护人。双方见面的时间只有几个小时,这是他们首次、也是最后一次碰面。 就普夏拉太太看来,伊森夫妇“似乎很不错。”但如果她再仔细调查一下,或许她会知道路透所发现的讯息: * 儿童福利主管机构多年前带走了伊森太太(Nicole Eason)的两名亲生孩子。一位副警长的纪录描述,伊森夫妇有“暴力倾向”。 * 唯一一份证明伊森夫妇抚养能力的官方文件,据称由一位视察伊森住家的社工人员所写,但其实是伊森夫妇自己伪造的。 * 伊森太太与另一名男子温斯洛(Randy Winslow)在2006年在网路看到广告,领养了一名10岁男孩。之后,温斯洛遭到逮捕,目前因为发送及收集儿童色情资讯被判入狱20年。 琪塔宣称,她到伊森夫妇家的第一个晚上,她的新监护人要她和他们睡同一张床。伊森夫妇说他们从未和任何领养的孩子同睡一张床,但琪塔对当时的情形记得一清二楚,她说,伊森太太全裸上床。 将琪塔转手他人几天之后,普夏拉太太就联系不到伊森夫妇了,也不知道琪塔过得怎幺样。大约两周后,相关当局找到了她(琪塔),将她带离伊森家,并让她独自一人坐公车返回威斯康辛。 伊利诺、威斯康辛或者纽约的相关当局都没有进一步采取行动。 **地下市场** 琪塔说她来到美国时,觉得自己“到了一个更好、更安全的地方。但结果却并非如此,”她如今说道,“那变成了噩梦。” 这个十几岁的少女被扔进美国被领养孩子的地下市场。这是个松散的互联网网络,那些孤注一掷的父母后悔领养时,就在这里替小孩寻找新家。就像现在21岁的琪塔一样,这些被遗弃的孩子成为变质的跨国领养的牺牲品。 路透的调查研究发现,父母和其他人可以在雅虎(Yahoo)和Facebook群组发布认养广告,然后在几乎没有政府审查、有时甚至是非法的情况下将不想要的小孩交给陌生人。 这是一个缺乏法律监管的市场。家庭的领养需求通常比其带入美国的孤儿的福利更受重视。一位政府官员提醒美国各地的儿童保护工作者称,这种做法“把儿童置于险境”。虽然如此,却没有专门针对这个问题的法律,也没有政府机构来监控这类网上广告。 这种行为被称作是“找新家”,一般人们用这个词来表示为宠物找寻新主人。以八个类似的网路公告牌中的一个广告为例,可以看出二者之间有惊人的相似性。 “生于2000年10月--这是英俊男孩,‘里克(Rick)’一年前收养自印度,很听话,而且很讨人喜欢。”这是一则广告上写的话。 一位自称来自内布拉斯加州的女士发布了一份广告,转让其收养自危地马拉的一名11岁男孩。“我真的难以启齿,但是我们的确讨厌这个孩子!”她2012年7月在网路帖子中表示。 路透分析了雅虎一个群组五年期间的5,029则留言。平均每周都有一名儿童被放上这个留言版“找新家”。大多数儿童的年龄在6-14岁,而且都是从国外领养的,比如俄罗斯、中国、埃塞俄比亚(衣索比亚)、乌克兰等。年纪最小的只有10个月大。其中一则留言还把找新家网路论坛比喻为“挑选儿童的‘农场’”。 浏览路透关于儿童交易的完整调查报导系列,请点击: (reuters.com/investigates/adoption/) () 图表链接: () () () 一名10岁的菲律宾男孩及一名13岁的巴西男孩均曾三度被放上广告寻求收养,还有个来自海地的女孩也是。她在14岁、15岁、和16岁时都曾被人放上网路“找新家”。 “我说不定会把她送给杀人魔了,我真是走投无路了,”一位妈妈在2012年3月的留言中提及12岁的女儿时表示。 雅虎得知路透发现的情况之后,撤下了已有六年历史的“Adopting-from-Disruption”留言板。雅虎一位发言人士说该群组的活动已经违反公司服务条款。雅虎后来也撤下另外五个被路透揭发的网路群组。 Facebook上也有个类似的论坛“Way Stations of Love”,该论坛虽保持运转但并不公开。Facebook一位发言人士说,该网页表明“网路是社会的镜子”。 有些找到新家的儿童遭受严重家暴。一名从中国领养,后来又被送到第二个家庭的女孩说,她曾被逼着挖自己的坟墓。另一名找到新家的俄罗斯女孩详述有个男孩在家中和她发生性关系之后在她的身上撒尿,当时她年仅13岁,而且是六个月内连换了三个人家。 “有成百上千的人在给小孩找新家,”格兰娜-穆勒(Glenna Mueller)说,她也把10岁大的养子放上网路寻找认养。 那些发布网路广告给其收养的儿童寻找新家的父母都说自己别无选择。在网路留言中,父母们抱怨那些收养来的小孩越来越暴力,还威吓父母以及家里其他小孩。“他们无力应付,”去年在Facebook建立群组的领养爸爸斯托维尔(Tim Stowell)说。 **未知的危险** 由于私下给儿童找新家通常绕过政府,对有意领养家庭的审查,只能靠那些一心想弃养小孩的父母。这使得小孩更有可能落入危险人士的手中。在路透分析的网路群组中,有超过半数的儿童被形容为有特殊需求。约有18%的儿童被描述为有遭性虐待及身体受虐的纪录。 加拿大皇家渥太华健康护理组织(Royal Ottawa Health Care Group)的预防儿童性侵害专家塞托(Michael Seto)称,“如果你将他们滥用药物或性问题等细节广而告之,将引来别有用心的人。” 2006年7月,在贴出这个十岁男孩求收养的消息几个小时后,格兰娜-穆勒(Glenna Mueller)与伊森太太及其朋友温斯洛在穆勒位于威斯康辛州阿普尔顿的家附近的一个旅馆外见面。穆勒把这个男孩交给了他们,以及一个他们可以照顾这个孩子的声明。穆勒说,“我希望这个孩子离开。”穆勒曾是一名护工,从美国社会寄养服务机构领养了这个男孩。 她说,几个月后她又接回了这个男孩,之前一位威斯康辛州社工告诉她,她可能会因在转移监护权过程中没有州监管机构的参与而被逮捕。这个男孩后来告诉她,那段时间他和温斯洛主要呆在伊利诺伊州。 法院文件显示,时年41岁的温斯洛在这个男孩与他在伊利诺伊州的时候从事儿童色情交易。在男孩离开后的几个月里,温斯洛在聊天室里面吹嘘他如何玩弄男孩并不为人知,他在与一位联邦密探聊天时写道,“就是让他们感到这没什幺,也不要告诉任何人。” 温斯洛目前在俄亥俄州Elkton的联邦监狱服刑,他拒绝接受采访。那个男孩几天前刚过18岁。他的收养父母也不同意他接受采访。 **权益缺乏保障** 儿童安置州际协定(ICPC)可能为儿童权益提供保护。ICPC规定,若儿童要被转至另外一个州抚养,收养及放弃这个孩子的养父母必须通知两个州的监管机构。这样一来,未来的养父母将得到审查。 直到2011年1月,才有负责执行美国儿童保护协定的官员呼吁关注网络领养对儿童权益的“严重威胁”。一位ICPC执行官员向全国发出警告,领养父母正在将孩子送给他们在网络上遇见的人。这位官员写道,这种做法“将儿童置于非常危险的境地”。 这位叫潘尼佩克(Stephen Pennypacker)的官员表示,尽管情况非常紧迫,但各州官员仍无法监督这种监管权转移。 国际收养儿童最容易被养父母放弃。路透发现,雅虎论坛上求收养的儿童中至少有70%是外国出生。自1990年代后期以来,美国人收养了约24.3万海外儿童,但没有机构系统跟踪调查过这些儿童来到美国后的境遇。 例如这些牵涉了伊森太太的收养转移事件,可能都不会有纪录。 尽管有前科,但伊森仍旧顺利透过网路收养了至少六个小孩。2000年时,麻州官员的一份报告显示,伊森的亲生女儿被社福人员带走,当时这个九个月大的女婴因大腿骨骨折就医,但“父母却无法说明事发原由”。 警局记录显示,2002年,伊森第二个小孩诞生不到一周,南卡罗来纳当局也将这名新生男婴带走。当局指出,当时麻州正在进行伊森怠忽亲职的调查,而且其南卡住处的环境极其恶劣。副警长在2002年3月一份报告中写道:“父母有严重的精神问题,而且有暴力倾向。” 在接受路透访问时,伊森夫妇表示,两个小孩现在又和他们住在一起了。事实上,南卡和麻州官员确认,他们从未领回小孩。 伊森如此描述她的教养风格:“老兄,只是有点脾气暴躁而已,好吗?...我会威胁说要拿刀丢你。我会拿着水管追着你跑这样。” 当被问及为何两州的官员都说她的小孩已经被永久带走了,伊森太太说,有人撒谎。 “我从不曾和社福机构发生过问题,”她说。“这就是我的声明。”(完) (编译/审校 沈以文/蔡美珍/杜明霞/洪曦/李婷仪/张荻/王冠中/张涛)
 

    本文由http://www.jurassicpark-fr.com/tiyu/2735.html原创,转载请备注出处谢谢配合!

    下一篇:纸杯蛋糕和时空旅行:柏林艺术家探讨城市贵族化问题上一篇:中国抨击发达国家提出的碳关税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