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sbiqa'></span>

  • <i id='sbiqa'><div id='sbiqa'><ins id='sbiqa'></ins></div></i>

    <dl id='sbiqa'></dl>

    <code id='sbiqa'><strong id='sbiqa'></strong></code>
    <acronym id='sbiqa'><em id='sbiqa'></em><td id='sbiqa'><div id='sbiqa'></div></td></acronym><address id='sbiqa'><big id='sbiqa'><big id='sbiqa'></big><legend id='sbiqa'></legend></big></address>

  • <tr id='sbiqa'><strong id='sbiqa'></strong><small id='sbiqa'></small><button id='sbiqa'></button><li id='sbiqa'><noscript id='sbiqa'><big id='sbiqa'></big><dt id='sbiqa'></dt></noscript></li></tr><ol id='sbiqa'><table id='sbiqa'><blockquote id='sbiqa'><tbody id='sbiqa'></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sbiqa'></u><kbd id='sbiqa'><kbd id='sbiqa'></kbd></kbd>
  • <fieldset id='sbiqa'></fieldset>

        <i id='sbiqa'></i>
          <ins id='sbiqa'></ins>

            咫尺鑄匠心,從“北漂畫傢”到“深巷鐵匠”

            • 时间:
            • 浏览:4

              央視網消息(記者 王偉)生起火爐 ,燒紅鐵塊  ,掄起大錘  ,叮叮當當  ,鐵花飛濺……隨著時代的發展和變遷  ,這種傳統的鐵匠鋪工作場景已慢慢地淡出瞭人們的視線  。然而 ,在北京通州區宋莊鎮深巷內的一間鐵匠鋪裡 ,50歲的鐵匠蔡德全曾用一場令人驚詫的職場轉型 ,實力詮釋瞭對這份古老行當的熱愛 。

              “天地之間有鐵匠  ,樸實無華煉精神  ,用心打鐵” 。這副對聯曾經被貼在蔡德全鐵匠鋪大門上 ,也是他在創業之初送給自己的勉勵  。

              蔡德全出生於雲南省臨滄市  ,1996年離開雲南老傢來到北京闖蕩 。在雲南藝術學院讀書時  ,他主攻油畫專業 。“原來做繪畫和雕塑創作的時候  ,我就會經常用到鐵匠的技藝  ,後來發現鐵匠鋪越來越難找 ,幾乎就找不到瞭  ,我意識到這門技藝正在被迅速邊緣化 ,未來面臨的可能就是消亡 。”蔡德全回憶  。

              正是由於從小受到鐵匠鋪影響而懷揣的這份情結 ,懷揣著對鐵匠工藝即將消逝的惋惜 ,蔡德全幾經三思後決定轉行 ,將這門技藝繼承下來  。就這樣  ,蔡德全在北京選中這處空間不大的工作室  。

              光線陰暗  ,濃煙漫漫的房間裡  ,密集地擺放瞭200多把鐵錘 ,70多把鐵鉗子  ,5個鐵砧子  ,6個木墩子  ,以及若幹小工具  。由於經年累月使用 ,它們渾身被蔡德全的汗水和老繭磨得油光晶亮  。

              “鐵匠鋪正在快速消亡 ,其根本是現代化農業生產的興起和巨大的社會變革造成的 ,傳統鐵匠師傅們基本都沒有上過學  ,隻會打造農耕用具和一些簡單的生活用品  。如今人們在審美和用品形制需求上有瞭很大的改變  ,而鐵匠們卻沒有進行轉變  ,年輕人又覺得這個職業辛苦不掙錢不願繼承  ,傳統鐵匠在大量湧現的機器化、批量化的產品現實中無法生存  。”蔡德全惋惜地感嘆  。

              從一名文藝青年  ,搖身一變成為稍顯油膩的打鐵大叔 ,蔡德全很快就適應瞭這個身份轉變  。他希望基於傳統鐵匠的技巧和平臺創新 ,在材料技術和品種上探索研發  ,讓人們重新欣賞和使用鐵匠工藝打造的新產品  ,使鐵藝文化的生命得以延續  。

              “每件鐵器的誕生要經過選料、下料、初燒、大錘砸、復燒、淬火、打蠟等13道工序  ,制作鐵器的工具更是繁多  。手工的作品與機器生產的產品相比 ,最大的不同便是擁有人工的痕跡感 ,能呈現出勞動力的美感  ,我希望將這種美感在自己的作品中發揮到極致 。”蔡德全說 。

              “人生有三苦 ,撐船打鐵賣豆腐  。”這是一句行傢間的玩笑話  。蔡德全半路出傢  ,想要完成理想的作品、成為一個合格鐵匠藝人更是難上加難  ,付諸的努力可想而知  。僅僅是一雙手 ,就足以讓聽說他故事的人心頭一緊:何苦呢  ?蔡德全思索瞭一會說:“當手掌打鐵終於打出繭子的時候  ,我也懂得瞭對時間和人生的敬畏  。”

              “夏季算是最難熬的日子瞭  ,鐵匠鋪內生火打鐵的時候溫度都在四十度以上  ,趕上高溫天時能達到近六十度  。”

              蔡德全沒有學過徒鐵匠 ,他看瞭很多老師傅的打鐵技藝  ,研究過很多國內外的書籍及資料  ,在保留傳統工藝的同時逐漸開辟出一種全新的鐵匠形式 。

              機器生產的東西精密而一致  ,但其是無法達到純手工制作的淳樸和自然變化的溫情效果  。蔡德全說  ,現在的純手工做出來的東西不再是普通商品  ,它應該是超越於普通商品的藝術作品 。

              鐵是可以千變萬化的  。打鐵工藝在中國歷史悠久  ,它蘊含瞭人與鐵匠鋪子的演繹形式之美  ,充滿瞭勞動者一錘一打間的韻律之美  ,是伴隨幾千年農耕文明的璀璨文化  。“這種古老的工藝極為難得  ,如果藝術和設計與之結合將會有極輝煌的未來  。”

              正是對極致的不懈追求讓蔡德全一路成長  ,6年來創作大大小小作品超過3000件  。最早一件耗時半個月的作品隻賣出600元  ,到如今一件鐵缽可以賣出上萬元價格  。蔡德耗時最長的一件作品是一件重約50斤的大鐵缽  ,用時兩年半才完成  。

              蔡德全有一個執拗的原則:從不在網絡上銷售作品  。他的作品銷售都是以口口相傳的傳統方式 ,客戶主要是普通鐵器愛好者和專業收藏機構及個人 。

              2012年 ,蔡德全發起瞭鐵匠鋪藝術拯救計劃  ,率先在雲南老傢開始嘗試興辦鐵匠學校廣招學徒  ,為各大高校等相關機構提供實踐機會  ,從而讓古老的打鐵工藝勃發出新的生機  。

              2018年  ,他開始將小小鐵匠鋪及“中國鐵博物館”進行落地產業化及品牌化  。一來為瞭傳播中華傳統的鐵文化  ,與世界各國鐵文化進行交流 ,二來可以為很多貧困地區解決勞動力和收入問題  ,也能為一些殘疾人提供工作創業的機會  。

              初心在方寸  ,咫尺鑄匠心 。從雲南輾轉到北京 ,從“北漂畫傢”轉型成為“深巷鐵匠” , 蔡德全的匠人夢想正在一錘一錘間夯實成型 。他笑著說:“雖然辛苦 ,但我喜歡這種腳踏實地的感覺  。”